六六六神

再喝完这一杯还有三杯

DARE

《DARE》

(1)作情态动词:通常用于疑问句、否定句或条件句中,或与whether,handly等连用     
如:Dare you ask him? 你敢问他吗?

       公司里突然要拍的短句,居然是校园向。边伯贤坐在朴灿烈前面,白衬衫显得宽松,趴着写字的时候肩胛骨的弧度真是好看又纯情。
       剧情简单。无非是大家打打闹闹,喜欢上了平凡的女主。但是朝气蓬勃的男孩子总是叫人心动。SM御用男主朴灿烈总是会有很多和女主的剧情,一见钟情,误会,争吵,牵手,拥抱,不经意的亲吻。边伯贤有点莫名的生气。好不容易有人给边伯贤写情书,还被男主朴灿烈撕掉了。好气。
        朴灿烈拍这一段三番五次的NG,借着身高优势摸一下头,挑衅地凑近,温热的鼻息近在咫尺。拍了好几次,只好先停下来找找感觉,休息室里只有几个演员,工作人员一走他们就开始起哄了。就像一群幼稚的小学生。最过分的却是朴灿烈本人,最先开始起哄的被起哄者。
        边伯贤有点生气了,明明平时是很温柔很闹腾的孩子突然就低沉下去了。金钟大第一个发现,拱了拱旁边的人,拼命地给朴灿烈使眼色,悄悄咪咪指着边伯贤“他生气了,嘘。”朴灿烈注意到他的提示,有些不知所措,看着边伯贤趴在桌上有气无力的样子,偷偷拿手机在桌子下面给金钟大发消息。
      “怎么啦”
      “伯贤生气了”
      “开个玩笑怎么了”
      “好像是我们过分了”
      “难不成是暗恋我吗kkkkk”
        边伯贤冷哼一声站起来大概是要出去,椅子在地上摩擦发出“呲”的声音,挠的人心毛毛的。朴灿烈看着手机上刚刚回过来的消息:“你敢问他吗?”脑子一热,叫住了往外走的边伯贤。

a. 有时用过去时dared
如:No one dared speak of it. 没人敢提及此事。 

     “啊,伯贤。”朴灿烈如愿地看到对方停住了脚步,停了一下才问道,“你是暗恋我吗?”
       话音刚落,金钟大急忙站了起来,椅子倒在地上发出笨重的响声:“朴灿烈你疯了吗?在胡说些什么?”
        边伯贤转过头来,休息室里除了队里的成员还有女主角和她的闺蜜,大家都有些懵逼,视线停在朴灿烈欠抽的脸上,好看的眉毛斜挑,一手拿着手机啪嗒啪嗒的在桌上随意地转着,一手撑着下巴,仿佛海棠色的嘴唇一张一合:“哎伯贤儿呀,你暗恋我是不是?”
       金俊勉看着旁边的其他两位演员,立马出来圆场:“有什么矛盾回宿舍再说吧,马上要拍下一场了,干嘛要……”
     “哥你先别说话。”朴灿烈从来没有这么阴沉过,手指一下一下地敲着手机,“边伯贤你干嘛不回答我。不喜欢我你生什么气,看我和人家拍戏很难过吗?”
       就在大家都以为边伯贤要跟这个突然脑子不正常的朴灿烈打起来的时候,边伯贤只是轻笑了一声,嘴角的弧度温柔,语气里却满满是嘲讽:“你得了妄想症吗朴灿烈?”
     “是不是所有人都应该喜欢你啊?你当时把我按在门上亲我的时候可没跟我说要像女主一样慢慢爱上你哦,朴灿烈。”
       金俊勉飞快眨了眨眼睛,大脑突然有些缺氧。朴灿烈变了脸色,把手机往桌上一摔扯住边伯贤就往外走:“你给我过来。”
        留下一休息室的人面面相觑,两个女演员有点尴尬,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没有人敢提及此事。

b.How dare you/he/she/they …?表示说话人对某人行为表示愤慨。
如:How dare you ask me such a question?你怎么敢问我这样的问题?

       朴灿烈刚失恋的时候觉得很难过。前辈大概只是看他新鲜和他玩一玩罢了,只有自己会把暧昧当真吧。毕竟是那么有名那么厉害的前辈啊,怎么可能没有爱慕之心呢?虽然感觉没那么喜欢,可是他以为前辈是真的想谈恋爱呢。听到对方说以后除了工作日常就不要再联系的时候,朴灿烈还是觉得有些不甘。 
        边伯贤给他开门的时候刚刚洗完澡。,整个人还热乎乎的有水汽。干干净净的样子让朴灿烈一瞬间消了气。边伯贤有些吃惊,下垂眼看起来湿漉漉的:“诶?灿烈怎么才回来呀?好像喝了酒呢, 要去给你倒一杯蜂蜜水吗?”说着弯下腰给他拿拖鞋,大大的领口看到白白净净的胸口和隐隐约约粉嫩的乳首。 
      “伯贤儿。”他听见自己的声音有点不一样,好像在压抑着什么,“我今天睡到你的房间去好不好?”  “睡到我房间去吗?”边伯贤笑的甜甜,抬头看他,“好呀,那马上一起看电影吧,我刚刚下载的呢。”  朴灿烈一把把他拽过来推到门边,像一只大puppy一样哀求的问他:“伯贤儿,我亲你一下好不好?就亲一下,好不好?” 
        边伯贤还没反应过来对方说了些什么就被他用手摁住抵在门上。朴灿烈毫无章法地啃咬他的唇瓣,一下一下舔弄他的唇珠,青涩又血气方刚的吻细密又绵长,边伯贤几乎要窒息,朴灿烈从嘴唇吻到他的脸颊,摩挲着他的耳垂,感受着他的颤栗,又一路向下去舔舐他并不太明显的喉结,牙齿轻轻地啃啮有细微的刺痛,边伯贤听到一声又一声饱含着不明意味的梦呓般的呢喃——“伯贤儿”“伯贤儿”,最后埋在他的颈窝里,鼻息湿湿的,他不敢动,出口是软糯还未褪去情欲的声音:“灿烈。” 
       朴灿烈如梦初醒,一把松开,怔怔地盯着边伯贤看了许久,又是那样哀求的神情“伯贤儿,你忘了这件事好不好?我错了,好不好?” 
        边伯贤深深地看着对方,没有说话。 
        朴灿烈,你怎么敢问我这样的问题?

哎呀格式好像有点问题kkkkk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