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六神

再喝完这一杯还有三杯

凯源》白凉亭



     凯源》白凉亭   【壹】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会有改动反正你们也不知道。来自一个已经七十多的老婆婆。祝长命百岁。





01


       王国安是村里最不安分的。他没有一个正经的活干,只给人家做做短工,还喜欢下残棋,每次都输,好吃懒做,喜欢到别的村听戏,一听就是个把月,家里的老婆孩子都不管,都靠王老太太做做女工补贴,哪怕是土地庙里住的杨半仙都看不起他这号人。可是王国安有一副好皮囊,还有老地主父亲留下来的一处大院子和一些好东西,况且老婆也不安分,一天到晚花枝招展的不知道打扮给谁看,所以两个人倒也过得稳当。

       王国安四十三岁这一年养了个儿子,单名一个源,胖嘟嘟的很可爱,老太太好不容易抱上孙子,喜欢的不得了,一天到晚捧在手心里,恨不得把天上的月亮也摘下来给他当秋千荡着。可惜这王源打小病就多,三天两头的往单大夫家里跑,他妈妈也不照顾,自从生了王源之后就像了了一桩任务似的,对家里更不问津,只有这老太太抱着去王大夫那儿抓药。那王大夫是王国安的本家,论起来还要叫一句舅舅。一来二去,都和王家媳妇熟起来了。王家媳妇是王大夫的表妹,姓单,叫单巧巧,每次见了王源都给他煮一小碗红枣,可是王源的气管炎总不见好,只好去城里面大医院看看。

         这一年,王源十岁。王国安五十三,正和隔壁村戏班子里那个唱老生的老女人好的难舍难分。王国安的老婆四十八岁,每天在村口张罗人打麻将,看到王源都不停一下,跟别人说着话就过去了。老太太七十二岁,眼睛不太好,鞋底板已经纳不动了,最后的家底决定用来给王源去城里动个手术。

        王大夫突然有天晚上无缘无故的就去了,可怜单巧巧四十多岁年纪轻轻就守了寡。家里顶梁柱没了,大女儿二十一岁刚找了人家,是不用愁了,可二女儿才十八岁,正是好年华,还有一个儿子十四岁,还上着初中。







02

    

      王源从城里做完手术回来,才知道他妈妈跟了一个总是在村口打麻将的四川人跑了。他还小,不怎么懂,却也知道这不是光彩的事。本来因为病不怎么和别人玩的王源更加内向,生怕走在田埂上都有小孩笑他。

       可是无论怎么躲也没用。中午王源端着奶奶做的麻鸭去送给单巧巧的时候,村里最浑的小孩名叫刘志宏的拦住了他:“哎!王源!你知不知道你妈妈去哪啦?”

        王源没理他们,低着头端好碗,想绕过他们往前走,可是刘志宏人多,挡住他的去路。他只好鼓足勇气抬头看着刘志宏:“让我过去。”

        “不行!”刘志宏来了士气,“你说说看,你妈妈呢?跟别人跑了吧!”话音刚落,其他小朋友配合的大笑起来。

         王源脸都涨红了,也不说话,仍旧往前走,被胖虎一把推到后面,“不准走!谁让你走了!”

          “就是!谁准你走了!”刘志宏拉开胖虎,挡在王源前面,“端的什么好吃的,给我们!”

         “不行!”王源听了把碗往后面藏,“这是我奶奶给巧巧姑姑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刘志宏带头笑起来,“你妈妈刚跟别人跑了,你奶奶就叫你给寡妇送东西!”一边说着一边又使劲推了王源一把,王源要摔倒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两只手把麻鸭高举起来,生怕磕在地上。

        有人这个时候在后面撑了他一把,护着王源没倒下去。刘志宏他们的脸色突然就变了,王源只听到身后的声音严厉:“你们说谁是寡妇?!”

        胖虎正要上前被刘志宏一把拉回去:“走走走!”

       王源这才回头去看。

       那天王俊凯刚放午学,跑的满头是汗,连手心里都是汗。他什么也不说就往家里走,就像之前根本没看到王源一样。王源端着个碗,小跑着跟在后面,路不平坦,几次要落后,又发现王俊凯在前面等着,等跟上来,再旁若无人地走。



       

       


评论